當我選擇口不擇言的措辭去罵孩子時,我知道我該喘口氣了!一個母親對家庭對孩子的犧牲奉獻,該有個程度與停損點,而不是榨乾自己最後一滴血淚。

最近,我被兩個小孩奪去所有,所有時間,所有空間,所有感情,所有眼淚我極累,心上的累。我不知道元元為什麼變的這麼愛哭,凡事都可以哭!我不知道小蘊為什麼非得黏在我身上,任何人都接不了手。

常常出現的畫面是,我左手抱著小蘊,右手拿著湯匙餵元元吃飯,然後一點忙也幫不上的老爺自顧自的吃飯看電視。這對我來講是何等淒涼?

ANNA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