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,小蘊因為腸絞痛整整哭了3個小時,在半夜十二點,我抱著小蘊去醫院急診室。

雖然,元元小時候也常常這樣,但因為小蘊是屬於哭到要斷氣也不會停的恐怖小孩,相較於元元知道要休息,讓我緊張的程度大很多。

所以,雖然我很睏很累、甚至也知道只要按摩讓氣排出來就好,還是求助於醫生比較快些。

但還沒有健保的小蘊,這個急診就花了我一千多塊,貴耶!

 

醫生說,可以用凡士林塗抹肛門,帶手套或者用棉花棒挖肛門,等排氣排便就好了。

然後,跟小寶寶說說話,按摩一下,寶寶放鬆自然就會舒服了。

好唄!我可不想每晚半夜跑醫院,這套技能還是好好學。

 

老爺說我偏心,元元當初也是這樣,就不曾見我緊張的跑醫院。

其實我還不想爭辯呢!真正偏心的是老爺。

對我來講都是寶貝,我根本不可能坐視元元哭鬧而不管,如果真的要說我偏心緊張小蘊,那麼回想元元當時年紀小,我可是每晚抱著元元睡沙發,整整兩個月耶!小蘊可沒有這種福利,肚子舒服之後,還是得乖乖睡嬰兒床。

 

兩個小孩個性不同,帶養方式也不相同,並不能因此說誰偏心誰,這樣的控訴對我來講真的很傷!

 

話說,小孩最是敏感,尤其是天蠍座小女生的元元,如果我偏心小毓,以元元的個性,哪有可能不爭寵?!還能這麼平和的幫我看顧弟弟嗎?!

還不都是在她心裡認為,媽媽還是愛她疼她的緣故,才會如此甘願,而且聰明的她知道,只要弟弟不哭,媽媽就會陪她。

 

PS

為了不讓元元有比較心態,今天早上,我是前面抱一個小蘊,後面背著12公斤的元元,走路去保母家的。堪稱阿信媽媽是也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NA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